丈夫竟然让我做“三陪小姐”

  韩春与王可结婚没几天,就一起去欧洲度蜜月1_6_3_性_健_康_网。蜜月过后,两个人回国,韩春在她的别墅里做起了全职太太,彻底退出了娱乐圈,王可依然忙他的生意赚他的钱。

  放弃演艺的韩春,一时间很难适应没有欢呼、尖叫、闪光灯、鲜花和掌声的生活。她以前的生活就可以说是女人的顶级生活了,虽然成为大富豪的妻子,应该比以前更有钱了,但是生活质量并没有什么提高,因为她的生活质量已经到了无法提高的地步。

  自从她成了王可的妻子,她以前圈里圈外的朋友,仿佛一下子全都从她身边消失了,她不给那些人打电话,那些人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就算是她给别人打电话,别人也是敷衍几句了事,因为别人都比他忙,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但她怎么也猜不到。

  韩春以为王可为她付出那么多,结婚后肯定会十分珍惜她,爱她,守护着她,让她开心让她快乐,使她成为世界上最富有最幸福的女人。凭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也应该百般关爱与呵护她。

  可是事实完全出乎韩春的意料,在他们度蜜月回来一个月之后,王可就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回家,后来干脆连理由也不找了,就是不回家,仿佛就没有韩春这个人似的。

  韩春身边都是王可安排好的人,包括保镖、司机和佣人,韩春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也就等于在王可的眼皮底下。这些人在照顾她的同时,也在监视她。

  别墅越大越是豪华,住在里边的人就越是孤独,因为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对现在的韩春来说,她在这里享受着皇后般的生活,但也品味着深宫里边的凄冷与寂寞。身边人的行为举止都是程序化的,每个眼神和动作都是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就连微笑都是设计好的,几乎是千人一面。与她多一句话都不说,距离都保持得和丈量好了似的。

  在无聊的时候,韩春学会了上网,靠网络来打发时间。以前她一直认为上网是穷人和无聊的人才做的事情,但是她今天也上网了。不上网还好,一上网吓她一跳,网上关于王可的桃色新闻比比皆是,说他和这个女模特上床,说他和那个女明星有染等等。这些消息都是在她认识王可之前就存在。

  这些事情,可能全世界的人除了她以外都知道,她一个劲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出色最完美的男人,而不应该是这样的花心大萝卜。但是,看到眼前这么多自己熟悉的名字,包括路小非,她很难说服自己不信。

  如果以前韩春看到这些消息,肯定认为这些都是呆着无聊的人或者吃饱撑得没事做的人意想出来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她认为这些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因此她决定等王可回来问个明白,让他亲口告诉自己,自己才是他惟一的女人。她也想告诉他,她最受不了的事情是丈夫对她感情的欺骗和玩弄!

  韩春等了好几天,才把王可盼回来。他们结婚还不到一百天,但是王可似乎对这个大明星失去了兴趣,没有笑脸,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有的只是老总对员工的表情。

  韩春有点愤怒了,从她出生以来,还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她忍不住把他拉到电脑旁边,质问他那些消息怎么回事,质问他为什么不回家,甚至连一个电话都不打,这些天晚上又在哪里?

  王可看到这些,冷笑着说,这些都是想发财但又不知道怎么发财的人搞的无聊的东西。还说如果韩春嫉妒,他完全可以让人编造出关于韩春的桃色新闻,甚至能把她和萨达姆编在一起。如果她还信任他,就相信他。他是那么大集团的老总,掌管几十亿的资产,实在分身乏术,不回家也是正常的嘛。

  不管王可怎么解释,韩春都无法去接受在新婚燕尔之即,让她这个极品女人守空房子的事实。如果说忙,那么在他们相识的那段时间里,他为什么有足够的时间陪她呢?整天和无所事事的阔少一样。现在结婚了,忙起来了,说得过去吗?

  韩春这样一问他,没想到激恼了王可。他的面目一下子变得很狰狞,以前的绅士风度、谦谦君子的模样都不见了,简直就像一个暴君,向韩春咆哮着:你还以为你是明星吗?在我面前只不过是和妓女一样爱钱的女人而已,甚至比妓女更贪婪更无耻。别看你们这些所谓的什么明星,在我的眼里充其量是高级玩具而已。

  王可的话彻底激怒了韩春,没想到自己认为是女人中的极品,在这家伙看来不过是高级玩具而已。她冲过去,揪住他的领带,骂他是骗子!

  王可也是毫不客气,伸手就抽了韩春几个耳光,一边打一边骂:老子就这样,不习惯就滚出去。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你这样的女人老子都换几十打了,你够走运了,老子瞧得起你,给你个名分,知足吧!

  打够骂完,王可摔门出去了。

  以前,韩春一直认为,王可想和自己结婚,是因为他们是般配的,是婚姻中的绝配,是真正的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到现在她才知道,他要的只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他是以用金钱的板斧砍倒年轻貌美女人于跨下为快乐,他不但要求质量,而且还要求数量。

  韩春的婚姻,给她最多的东西就是想不到。那些想不到,要远远超出韩春的想象。

  有一天,王可回来了,他对那天自己的行为向韩春做了检讨。这时候的韩春,对王可已经没有脾气了,因为这个男人不同于其他男人,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国王,任何事情和任何人都得随着他的意志转移,看他的脸色行事。

  韩春认为自己这桩婚姻,是自己最大的失算,如果当初知道有这样的结果,自己说什么也不会与王可结婚。她也想过离婚,放弃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婚姻,可是她不是普通人,她和王可的婚姻也不是普通的婚姻。最重要的,在所有的人眼里,她是完美的女人,不会失败的女人,更不可能是婚姻失败的女人。她结婚时,遭到同行里许多女性嫉妒,那么她现在离婚,就必然要遭到很多人的笑话。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笑话,特别是路小非。

  这个婚姻尽管不幸福,但是她的生活是最富有的,自己想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尽管自己已经厌倦这种物质享受,但也是很多女性嫉妒又无法实现的。自己是王可的合法夫妻,自己无论婚姻怎么失败,也不能主动提出离婚的,那样自己的损失是巨大的。要离,也得王可提出来,那样自己可以提条件。

  韩春准备忍着痛把婚姻进行到底,哪怕婚姻给她极大的伤与痛,她也要微笑着,不让别人看出来。

  她自然不能原谅王可,但王可已经让步了,自己就借坡下驴了。都说女人是可以改变男人的。他是浪子,那么就用自己的真心唤他回头吧。

  自从结婚以后,韩春好几次提出要到王可的公司看看,王可都找各种理由拒绝了,但是今天,王可却提出和韩春一起和一个重要的客人去吃饭。

  王可要说一个人重要,那么这个人不是商界重量级的人物,就是政界的大官。这样的人物让韩春去做陪,那么就说王可还是很看重她的。要在以前,韩春不可能陪谁吃饭的,但是现在她渴望出去,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韩春答应了王可的要求,王可就把韩春带到了他们集团大酒店的一间巨大超豪华的包间里。

  这是一家超五星级酒店,主要的业务不是对外营业,而是用来招待王可集团内外的重要客人,里边吃喝玩乐一条龙,可以说和皇帝的后宫相媲美。

  韩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她还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包间,其豪华的程度,几乎超出每一个人的想象,当然,王可也不会用这样的包间招待一般的客人。有人说过,王可一旦用这个包间招待客人,那么就意味着他又要有大的举措。

  韩春坐包间里,打量着这么大的包间,心想今天一定有好多重量级人物出现,自己退出娱乐圈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好久没有和外界来往,担心自己在应酬上出现闪失,给王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在心里开始准备应酬上的客套话。

  韩春等了好久,客人才姗姗来迟,而且只有一位,是一位不苟言笑的老者。这个人体态健朗,步伐矫健,目光炯炯有神,声音洪亮。王可称他为牟老板。

  不可一世的王可,对这位牟老板是无比的恭谦,无比的尊敬,就像对着上帝派来的财神爷一样伺候,可以说到了奴颜婢膝的地步。

  王可告诉韩春,牟老板是他最重要的客人,一定要把他陪好。牟老板似乎对韩春特别熟悉,也特别热情,主动上来与韩春握手,说以前一直想到听韩春唱歌,只因工作繁忙,一直没有听到,今天一定要好好听听她的歌。

  双方寒暄完毕,分宾主落座。还没有上菜,牟老板就建议韩春唱歌,韩春看了王可一眼,王可点头同意,韩春就拿起话筒唱起来。

  尽管这仅仅是一个包间,但这里的音响设备却是世界一流的,而且屋子还针对声音的回响进行了特殊的处理,所以在这里演唱,可以达到舞台的效果。

  牟老板真是韩春的忠实歌迷,不但认真听她的歌,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直勾勾的。韩春一连唱了七八首歌,牟老板才建议喝酒吃饭。

  王可示意韩春向牟老板敬酒,牟老板推辞不喝,于是王可提出让韩春喝三杯,牟老板喝一杯,这样牟老板才勉强接受。韩春本来酒量不大,她看了王可一眼,王可示意就这样,她也别无选择了。因为王可这样尊重他,说明他绝对是大有来头的人。

  他们就这样喝下去,没过几轮,韩春就不胜酒力,觉得头重脚轻,觉得不能再喝下去了。这时牟老板又回敬她几杯,她也坚持喝下去了,后来就觉得实在不成了,王可喊来服务生把韩春扶到房间休息。

  韩春被扶到房间里,倒头躺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韩春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一睁开眼睛,发觉有点不对,自己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酒店的床上,而牟老板已经穿好衣服在沙发上坐着。他见韩春醒了,冲着她微微一笑,转身出去了。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韩春不用人解释就明白了。她的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胡乱地穿上衣服,顾不得洗漱,就拨通了王可的手机,质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叫他马上来这里见她。

  过了半个小时,王可来到韩春所在的总统套房里。韩春问他那个牟老板是不是昨天夜里就住在这个房间里?是不是他安排的?

  王可听到韩春质问,脸上很平静,告诉她这一切就是他安排的,牟老板昨天就和韩春睡在一张床上。

  韩春见王可把这件事情看得很淡,就像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就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是他的老婆,不是三陪小姐!

  王可告诉她,别说三陪小姐,就是当红女明星,也搞不定这位牟老板,他要的就是韩春。至于为什么这样做,很简单,就是为了十几亿的生意。他也明确地告诉韩春,老婆算什么,大明星又算什么?和十几亿元钱比起来,什么都可以忽略。他还告诉韩春,他们是夫妻,所有的钱财两个人都有份,他为了钱宁可戴绿帽子,她为什么就不能忍一下呢?和别人睡一觉算什么损失呢?

  韩春本以为王可会为此大为恼火,会去找那个老家伙算账,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还叫她不要声张,气得半天只说出一句话:你要那么多钱想干什么?

  王可冷笑道:想干什么?什么都想干!钱没用吗?问问你自己就知道了。你嫁给我是因为爱吗?说出来鬼都不信,还不是想做最富有的女吗?钱从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想得到钱就得付出代价。想得到非常的钱,就得用非常的手段。

  王可补充道,如果她不愿意这么做,那么可以找他的律师谈离婚的事情;如果不愿意离婚,那么就和他一起干,等赚到更多的钱以后,就把集团交给别人来做,他们可以到海外过安逸的日子。还有一点必须提醒你,我有实力也有能力让一个人在半个小时内从这个世界上永远地闭上嘴巴,不论他是谁,只要他侵犯了我王可利益。明白地告诉你,我王可什么都有,就是没良心;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德。

  王可说完就走了,把韩春一个人留在套房里。韩春听了,差点被他的话气晕了。

  韩春回到家里,什么心情也没有,一个人坐在屋里偷偷地流泪。她实在想不出来,以前那个绅士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魔鬼?哪一个更接近真实的他?他心目中除了金钱和美女,还有其他别的什么吗?

  别人都说结婚,就等于走进了围城,而韩春感到自己结了婚,不是走进他围城,而是上了贼船,连自杀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对于婚姻改变命运这个说法,韩春没有怀疑过,但是她一直认为她的婚姻会把她变成皇后,让自己过上天下所有女人嫉妒的生活。

  她的婚姻的确改变了她的命运,却把她从一个红得发紫的大歌星变成了别人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变成了别人交易的一个筹码,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呢?是不是自己把婚姻当作了交易,那么婚姻就把自己变成了交易的筹码呢?

  把婚姻当作了交易,但自己却不是真正的商人,掌握不了交易过程中的进退尺度,那么在交易中只能处于被动的地位,就要去接受血本无归的事实。

  现在韩春承认了,自己的确把婚姻当作了交易,当初决定嫁给王可,就是因为他就是年轻的亿万富翁,能送得起粉色钻戒、法拉利 跑车和黄金花园的别墅,能为自己举行受全国人民瞩目的空前绝后的豪华婚礼。然而,当初自己绞尽脑汁追求的东西,在现在看在,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成了捆住自己的枷锁。

第一页12下一页

  韩春以前一直认为王可是潇洒、风流倜傥、富可敌国的绅士,是一个谦谦君子,是知道爱惜、尊重女人的,所以才能在认识一个月就结婚了。这么快就结婚,是因为她担心别的女人会把他抢去。他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充满足够的诱惑力。

  但是韩春现在才知道,王可不是什么绅士,也不是什么君子,仅仅是一个超级流氓、手段极其卑鄙的商人。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亲情,更没有爱情。他把女人当作性工具或是行贿的工具。为了得到利益,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能舍得出去。

  她总以为婚姻对她来说就是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不偏不倚地砸在她的头上,为此幸福得晕了好几次。可是结婚之后,才发现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馅饼,而是一块巨石,同样不偏不倚地砸在她的头上,痛苦地不知道还要晕多少次呢?

  专家真言

  有许多恶劣的男人,利用现在的网络工具,发生一夜情什么的,他们只追求占有女人的数量,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这样的男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巧言令色,把假话说得比真话更让女人感动。为了达到与女人上床的目的,什么招都能使得出来。

  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分辨能力,很容易中了这样男人的圈套,留下的不是后悔,便是泪水。

第一页12下一篇

欢迎分享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s://www.ywjkw.com/ywjkw.com/koushuqinggan/79481.html
·口述情感 老公回家暖被窝 迷情新婚夜却我被猛男夺走第一次
·口述情感 游泳池被教练挺入 盛开全文阅读肉肉段 泳池大战嗯啊
·口述情感 男子吐槽被少妇女老板性骚扰 网友却羡慕
·口述情感 老公收我出轨偷情费养小三
·口述情感 男人如何把心仪女孩追到手 5个必胜法则帮你抱得美人归

随便看一看